原标题:9年前他为了营救人质不幸头顶中弹 现在怎么样了

  图文:谭纪雄:喜欢坐地铁上班的感觉

图为谭纪雄左手提笔向本报读者问好图为谭纪雄左手提笔向本报读者问好

  楚天都市报记者吴昌华通讯员杨槐柳高翔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谭纪雄现在怎么样了?近日,几名读者不约而同提起当年舍生忘死的英雄特警,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甚至希望谭纪雄到医院做一场演讲,“他能行吗?”

  为了营救人质,谭纪雄迎着歹徒的枪口,头顶中弹,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已经永久地镌刻在江城的记忆中。楚天都市报持续数年200余篇报道记载着谭纪雄闯过了生死关,能说话了,站起来了。不知不觉过去了9年多,谭纪雄还好吗?

  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同济医院康复病房见到谭纪雄,所有的疑虑烟消云散。眼前的谭纪雄还是那个豁达开朗、敢于担当的特警,又像是一位邻家大哥,有情有义的暖男。

  谭纪雄说话和思维都非常敏捷,比从前多了几分文化气息。唯一的遗憾是右腿、右手使不上劲。他告诉记者,他现在半天上班、半天健康训练。上班坐地铁,像平常上班族一样,只有一两次有人问他“你是不是那个特警英雄谭纪雄?”谭纪雄笑了笑,说“不是”。

  谭纪雄说:“做普通人的感觉很好,我很享受现在的平常生活,感谢楚天都市报读者朋友们的关心,我很好。”

  左手写毛笔字向读者朋友们问好

  康复病房的陈设很简单,没有瓶瓶罐罐,也没有康复器械,床上有几本书,床头的茶几上摆着一摞宣纸、一方砚台和一支毛笔。谭纪雄说,练习书法既是文化熏陶,也是一项康复训练。“来见你之前我检索了一下,楚天都市报对你的报道有200多篇,不断有读者关心你的近况,最近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希望你到医院做一场演讲,他们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行不行?”记者对谭纪雄说。

  “没问题!”谭纪雄不假思索地说,“感谢楚天都市报和广大读者朋友的关心。你看,我能走、能站、能坐,脑子完全恢复了。今年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回了一趟湖南老家,坐高铁。只要不是高强度、长时间,都没问题。”

  记者提出,想请谭纪雄给读者朋友写几个字。谭纪雄爽快地答应了,紧接着问:“写的字见不见报?”记者说当然要见报。谭纪雄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那我得写好一点。”

  只见他用左手摊开宣纸,左手提笔,立正,运气,一笔一画地写下“楚天都市报读者朋友们好”,看了看觉得不太满意,又写了一张。

  谭纪雄说,身体运动方面,唯一的遗憾是右腿、右手不太灵便,使不上劲。他能够行走,连续走一两站路都行,但右腿还是不太得劲,一拐一拐。右手手臂举不高,不得力,右手手掌更使不上劲,敬礼、握手都只能用左手。“但我左手够用,你看,”谭纪雄一边说着,一边用左手单手解开鞋带又系上。

  上午上班研究特警战术下午康复训练

  康复训练要持续多长时间?记者问。谭纪雄说:终身。今年春节回老家那几天没有训练,运动机能就退步了。

  康复训练非常枯燥无味。谭纪雄告诉记者,比如,一个简单的抬臂动作,一天要重复做几千次,越是抬不起来越要练,那个苦和累,一般人受不了。“在北京宣武医院,每天早晨8点钟康复室开门,我第一个进去,下午6点钟我最后一个出来。肌肉、关节,各个部位,几千遍几千遍地练。晚上用左手练写字。那段时间,这就是每天生活的全部。有时候一天没有进步,心里就急。”

  2011年1月份,谭纪雄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被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录取。备考前半年,他每天晚上用左手写两个半小时,“刚开始写得很慢,一个半小时才能写满一张A4纸,后来越写越快,半小时就能写满。”学习期间他半天学习、半天康复训练,写作业、写论文、通过答辩,全是左手写字。

  谭纪雄恢复得越来越好,一直希望早点回到工作岗位。2018-11-13,武汉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成立了谭纪雄工作室,从那时到现在,谭纪雄上午到工作室上班,下午在同济医院康复训练。

  这几年,谭纪雄工作室研究总结国际国内先进训练理念,开展实战训练课题的理论研究,编写训练教案,指导各大队训练工作,撰写调研汇报和警方实战论文等,目前正与武汉体院合作,开展特警体能方面的研究。

  享受“泯然众人”的平凡工作和生活

  当年谭纪雄是意气风发的特警副大队长,头顶中弹之后奇迹般地战胜了死神,奇迹般地站了起来,创造了思维语言完全恢复的更大奇迹,实属万幸中的万幸,不过,在一般人看来,右手做不了事、走路时右腿一拐一拐,不免是个遗憾。谭纪雄怎么看?

  谭纪雄神情庄重起来,认真地说:“人民公安为人民。在人质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时间,扑上去,是我的职责,我没有第二种选择。”与记者交谈中,他一再感谢各级领导、广大人民群众给予的强大支持,让他闯过了一道道难关,如今重新回到他魂牵梦萦的特警支队。他对自己受过的伤痛丝毫不以为意。“一瘸一拐怎么了?又不丢人。”谭纪雄说。“劫持人质事件发生时你33岁,舍生忘死的一扑让你成为特警英雄,全国公安一级英模,全国闻名,如今走在街上还有人认出你吗?”记者半开玩笑地问谭纪雄。“街上一般没人认出我,做普通人的感觉挺好。”谭纪雄说,他像众多上班族一样,每天坐地铁上下班。偶然有一两次,有行人试探地问“你是不是那个特警英雄”,谭纪雄笑了笑,说“不是”。

  谭纪雄说:“我挺享受我现在的生活,喜欢坐地铁上班的感觉。在组织的关心照顾下,我现在从事研究工作与特警一线相比轻松许多,有更多时间看书学习,可以更多地陪孩子。孩子上六年级了,我爱人管辅导英语、语文,我管奥数。”“六年级的奥数,你行不行?”记者问他。“有些会,有些不会,不是有那个什么作业帮软件吗?”谭纪雄乐呵呵地说。

  事件回放

  想不起枪响前那一两分钟

  谭纪雄现在说话和思维都非常敏捷,他说,思维和记忆已经恢复,唯独缺失的一段记忆就是枪响前那一两分钟。从他提着饭盒进入歹徒劫持人质的教室,这段情节都是战友事后告诉他的。

  2018-11-13上午9时40分,武汉警方接到报警,一名歹徒持仿制手枪在武汉大学行政楼劫持该校女职工刘某,迅速调集特警、刑警和谈判专家赶到现场,两名谈判专家与周某谈判,但周某既不提出明确的要求,也不释放人质。

  下午2时许,周某情绪异常激动,扬言要杀害人质。下午2时40分,特警谭纪雄请缨,在防弹衣外套上便衣,扮成校食堂的厨师准备行动,将饭盒放在桌上,慢慢解开装着饭盒塑料袋,此时,已收到短信的女人质迅速闪开,谭纪雄朝歹徒扑过去,歹徒的枪响了。谭纪雄身后的特警以最快速度扣动扳机,击毙歹徒。女人质毫发无损。战友们冲进房内,飞快地用纱布缠住谭纪雄的头,抱起他冲向楼下的救护车。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江普查教授主刀,经过近3个小时的手术,取出卡在颅内的弹头和近50块碎片。第二天上午,谭纪雄苏醒过来。6天后,谭纪雄度过了脑水肿和感染两大生死关口。

  能进食了,能说话了,10天后能说出完整的句子,一个月后出了重症病房,两个月后站了起来,随即前往北京宣武医院进行康复治疗,2018-11-13回到武汉,谭纪雄已能步行500米。此后,谭纪雄到离家更近的同济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武大中南医院神经外科博士陈新军,也是抢救谭纪雄的主刀医生,他告诉记者,谭纪雄受损的头顶部位的脑神经,主要是运动神经区域。成功的手术加上合理、顽强的康复训练,谭纪雄的智力、思维、记忆功能恢复得比较好,但仍然存在运动障碍,需要终身康复训练。